首页 种子种苗正文

今年“甘蔗”的价格,能让农民接受吗?

wangchaowh 种子种苗 2022-08-02 12:00:02 10 0

河源县是有名的甘蔗之乡。每到甘蔗成熟时,外地便涌来成百上千的收购商,都来跟农户们谈收购价钱。一时市场繁荣,买卖两旺。

今年雨水充足,一根根甘蔗都长得又粗又壮,是一个难得的丰收之年。只要能卖上个好价钱,大家的腰包马上就会鼓起来,圆那买房买车的美梦。

但大多数农户都忐忑不安。为啥?因为本地有一个最大的甘蔗种植户,人称“价格屠夫”。只要有他在,大家的甘蔗就别想卖上好价钱。这个人名叫秦青水,甘蔗产量占了全县的一半。每年卖甘蔗,他报的价格就是风向标。大家只有跟着走,不然就卖不出去。

最令人气恼的是每年他报的价格都很低,一般一根3元钱左右。一旦卖得不好,他就主动压价。2元9角、2元8角……一路往下降。大家也只好跟着降。等到最后卖完了,一算种子、化肥、人工钱,也就挣了个辛苦费,多年都没有发财。

所以,全县的人们都恨秦青水,都想劝他不要压价。今年,大家思来想去便联合在一起,挑出两个人领头,去跟秦青水谈判,订一个价格同盟。这两个人一个叫宋子华,很是能说会道,是一个足智多谋的人。另一个人叫鲁刚,长得身材魁梧,虎虎生威,蛮横起来能和人拼命,谁都不敢得罪他。这两人一文一武,大家都盼着他俩能软硬兼施,迫使秦青水接受价格同盟。

带着大家的厚望,宋子华和鲁刚来到了秦青水家中。宋子华开门见山地说:“秦老弟,我们这次来是想跟你订一个价格同盟,就将甘蔗的收购价定在3元2角钱一根。这样大家都不会吃亏,你也能赚得盆满钵满。这样的好事,你不会拒绝吧?”

秦青水却不置可否:“这种事情可说不定呢,我的甘蔗产量最大。如果都按一样的价格卖,要是最后没卖出去,岂不是我吃亏最大?”

宋子华一惊,看来秦青水真是个难缠的角色,就退一步说:“你想卖便宜一些也行,但是不能将价格压得太狠。我们卖3元2角,你就卖3元1角。做人可不能太绝,要是把全县农户们都得罪了,你的日子也不好过。”

这话软中带硬,还把秦青水拉到了全县农户们的对立面。可见宋子华非常精明,拿利害关系说事,想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谁料秦青水却冷笑一声:“你跟我说这些有用吗?咱们现在讲的不是该怎么做人,而是怎么生存的问题。这个问题向来残酷,我如果不压低价格卖甘蔗,我就生存不下去。到时候,谁又会考虑我的悲惨境地?”

一番话振振有辞,居然让宋子文哑口无言。鲁刚却火冒三丈:“姓秦的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把我们惹毛了,干脆就拼一个鱼死网破。两年前咱们就斗过,大不了再斗一场,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。”

话音落地,三人都不作声了,两年前的那场恶斗历历在目。那年也是甘蔗丰收,秦青水一开始就以比别人便宜2角钱的价格出货。农户们一片哗然,狠了心一起降价。最后居然跌到了1元8角钱一根,此时已是在赔本做买卖了。大家都想:反正已经赚不到钱了,干脆就合起伙来斗死秦青水。他的规模最大,损失自然最为惨重。

就在大家都以为秦青水即将血本无归时,他却不知何时搭上了广东的一家糖厂,还以每根2元钱的价格将甘蔗全都卖了。一折算下来,吃亏并不严重。反而是其他的农户们,赔进去不少钱。这次大战,令所有的人心有余悸,再也不敢轻言打价格战了。

如今鲁刚旧事重提,秦青水思索了一阵说:“如果真要拼得鱼死网破,我也赔不起。但我的生意我作主,我不会答应你们搞什么价格同盟,卖成什么价全以市场行情说了算。”

见他如此固执,宋子华和鲁刚只能气愤地离开了。走在半路上,宋子华忽然说:“解铃还需系铃人,看来我们还得去拜访一位大人物。”

“大人物?”鲁刚迷惑不解,继而恍然大悟,“难道你说的是他……”

“没错,我们就是要带着大家的期望去拜访他。只要他肯出面,还怕秦青水不低头?”宋子华和鲁刚合计了一番,然后临时改道去了这位大人物的家里,做了一回深度的拜访。

第二天,全县的农户们都等待着两人的好消息。当听说秦青水拒不接受价格同盟的时候,一个个都气得咬牙切齿。但听说他俩接着拜访了这位大人物后,又一个个喜笑颜开,都觉得这回甘蔗的收购价算是稳住了,因此赚钱有望。

没过几天,外地的收购商们纷纷来到了河源县,一年一度的收购大戏就此开幕。大多收购商首先到秦青水那儿询价,报价2元9角一根。

大家全都愣住了,这价钱比预想中的偏低,难道秦青水连这位大人物都不放在眼里了?好在这个价格仍有一些赚头,于是纷纷以相近的价格出货,生怕夜长梦多。

幸好整个买卖期间,秦青水都没有压价,看来大人物的确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农户们算是卖到了好价钱,家家户户都赚了10多万。这份收成,已经相当可观了。

等到甘蔗都卖完了,农户们纷纷找到宋子华和鲁刚。大家一起出钱,要他俩买上贵重礼物,专门去感谢那位大人物。

宋子华和鲁刚带着大家的重托,再次来到了这位大人物的家里。一进门,宋子华就大声地说:“老县长,我们来看你来了。”

屋里应声出来一个老汉,笑容可掬地说:“原来是你们啊!欢迎欢迎,请到屋里来坐。”

原来这位大人物名叫何远航,是河源县的老县长,现在已经退休了,养些花鸟虫鱼颐养天年。为什么他能说动秦青水不压价呢?那还得从5年前说起。那年县里搞经济大开发,四处招商引资。秦青水在外面做着小生意,被何远航找到了。他说县里的劳动力都在外地打工,成片成片的土地都荒芜了。如果秦青水肯回家乡投资种甘蔗,他可以帮忙联系租用土地。那样就可以走大规模种植的路子,肯定能赚到钱。

秦青水心动了,便回家乡租种了大片土地,一跃成为了最大的甘蔗种植户。因为何远航出过不少力,所以秦青水必然会卖他一个面子。

宋子华和鲁刚走进了客厅,忽然看到屋里还有一个人,正是秦青水。何远航笑呵呵地说:“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吧?刚好他也来看我,还讲了许多卖甘蔗的事情。说实话,我听了之后感慨万分。今年秦青水之所以没有压价,其实并不是我的功劳,而是他另有原因。现在刚好你们来了,就一起喝杯茶,把卖甘蔗的事情说一个通透,这样大家就都明白了。”说完,他便热情地沏茶,几个人一起边喝边聊。

宋子华首先说:“秦老弟,大家都说你今年没有狠命压价,保住了大家的收成,应该好好地感谢你呢。”

秦青水微微一笑:“你这么说我很欣慰,其实这些年我故意压价,是为了我们甘蔗产业的长远未来。如果我不这么做,咱们的甘蔗产业肯定会马上败亡。”

“哦?这话从何说起?”宋子华纳闷了。

“你仔细想一想。”秦青水说,“种甘蔗这种活儿既不是什么高科技,也不是什么新鲜产业,只要是个人,都能将甘蔗种起来。但这世上哪有这么好挣的钱呢?只要别的地方的人看到我们种甘蔗能挣大钱,就会一窝蜂似的种甘蔗。到那时,你觉得我们种的甘蔗有啥稀罕呢?”

这话如醍醐灌顶,瞬间令宋子华和鲁刚愣住了。

秦青水继续说:“所以我就想,一定不能让别人都以为种甘蔗能挣大钱,只要保住一个合理的收入就行了。因此才压价,不然我们每一个人都将损失惨重。”

宋子华和鲁刚听得目瞪口呆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何远航看着他俩这副模样,呵呵笑着说:“秦青水说得有道理,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贪心的,都恨不得甘蔗的价格能高到天上去。但也要冷静地想一想,如果光靠种甘蔗就能挣大钱,那是因为你太聪明了,还是你太会种甘蔗了?这么好的便宜就你会占么?所以卖高价实际上是饮鸩止渴,不可能走得长久。要想挣钱,还是得细水长流,凭着勤奋劳动,一步步将钱挣到手啊!”

“老县长说得在理。”秦青水接着说,“今年我之所以没有压价,主要也考虑了其他地方的收购价格,觉得咱们卖的价钱不高,是一个合理的行价。而在头几年,咱们的农户们的确有些贪心,指望抬高收购价就能一夜暴富。实际上这是在自掘坟墓,很快就会把家产赔得一干二净。这样的结果,谁愿意看到呢?”

听到这里,宋子华和鲁刚不由对秦青水肃然起敬。原来这个“价格屠夫”,实际上是保护本县甘蔗产业的好卫士啊!

来自《故事林》杂志

2020年09月上半月刊

原标题:价格屠夫

作 者:龚建平

通过“方柚故事”发送关键字“投稿”即可获得杂志约稿函!

甘蔗接受农民今年价格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